校庆60周年专题网站
 首页 | 校庆动态 | 校友风采 | 学院校史 | 校园风光 | 留言板 
当前位置: 首页>>学院校史>>正文
水院记忆征文 | 周光琳:写在校庆60周年之际
2016-10-21 14:15   审核人:

写在校庆60周年之际

周光琳

(一)

 

   今年1110日是四川水利职业学院建校60周年纪念日,作为一个学校的同龄人,此时心情激动,也想提笔写一些东西,但又不知写的东西属于什么类型,回忆录吗?散文吗?可能什么也算不上,且文字也不优美,就算是随笔吧,希望大家能从中了解一些学校的变迁。

  我是写随笔,而并非校志,所以没有那么严谨,也希望大家不要以严肃认真的态度来阅读,只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即可,如有不实之处,敬请谅解。

   学校的筹备是1956年上半年,我父母是第一批从东北沈阳水利学校来到都江堰(当时叫灌县)参与学校的建设,我当时不到半岁,由父母抱着来到灌县,一同来的还有我的哥哥姐姐们,我就成了学校建设的最小见证人。记得父母告诉我们,建校初期,条件相当艰苦,学校没有宿舍,参与建校的教职工都分散住在校外,我们一家就住在正街上的药铺楼上,以至于后来与药铺的房东都交成了好朋友。

   学校所选校址原来是一片荒凉之地,据说是乱坟岗,我记得小时候我们种树挖坑还挖出一些白骨,我成年以后,也从其他地方得到证实,以前确是乱坟岗。

   我的童年是在学校里度过的,在那些年代,虽然物质匮乏,但仍觉得非常快乐,学校有养猪场(就在现在的新学生宿舍处新),有试验田(分散在校园多处),有两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沟,每到夏天,小伙伴们就相约去小河沟游泳,一泡就是半天,差不多要到大人下班的时间,才慌慌忙忙从水中穿出来回到家,我们这一批人不是在大江大海中学会游泳的,而是在小河沟扑腾会浮水的,那时没有游泳圈,我们就用一条长裤把两个裤脚扎起来,一人提起两只裤脚,另一人撑起裤腰,同时使劲往水面一罩,裤子里就充满了气,再把裤腰一扎,一个非常舒服的救生圈就做好了,大家都抢着享受,有时候还要排队等。小河沟上架了一座木桥,我们在水里泡冷了就躺在桥上晒太阳,晒暖和了又下水去玩,直到大人们下班回家。

   每年冬天都江堰都要岁修,这时小河沟的水就很小了,我们都会拿着撮萁去小河沟撮鱼,捉螃蟹,能撮到不少麻花鱼,裹着面粉油炸真是美味的不得了。

   学校的环境很好,有不少珍贵树木,还有不少给我们留下美好记忆的往事,礼堂前一排娃娃松,结的果实既好看又好吃,能摘到一捧娃娃松果子,是足可以在小伙伴们面前显示一番的,还有就是教学楼前的梅子树,也是我们最亲睐的,当枝头结满梅子时,我们就渴望来一场大风把梅子吹下来,第二天我们就可以将书包装的满满的,背到学校,这时我们就成了班上最受欢迎的人,同学们都来讨好我们,好分得几个梅子,分得梅子后就泡成水,加上糖精(那时白糖很缺,基本不可能让我们擅自挪用,而糖精才二分钱一包,可以吃好久),再用一根空心胶线插在瓶子里,在学校睡午觉时,可以偷偷的趴在桌上喝酸梅水,那是极为享受的了。

文革前学校的后勤保障还是做的很不错的,就是在困难时期还是要团年,当时团年是在礼堂兼食堂里(就是现在在礼堂位置),礼堂里没有固定座位,食堂也没有固定桌椅,而是用两把长条椅相对摆放,上面放一张方桌面,就成了一张方桌,要开大会时,就把桌面拿下,将椅子成排安放,又成了会场,现在都还可见那种椅子,真是一种巧妙的发明。

   记得当时团年是八个人一桌(当然都是在职教职工),但是每家都是拖儿带女的一家人,没有谁是自己去吃,这时我们这些小孩就端着各种锅碗瓢盆,站在桌边眼巴巴的的等着,毎上一道菜,就由大人分成八份,每人一份,一直等到所有的菜都分完,大家才高高兴兴的端回家,一家人才开始正式团年。真希望经常都过年!

后来教工食堂和学生食堂分家了,教工食堂的位置在地震前的车库那里,每年过年都要在那里杀年猪,这是件令人兴奋的事情,一听见猪叫,我们一群小孩一定会去围观,看着那血淋淋的场面一点都不觉得恐惧,反而会很兴奋,因为接下来就可以分到猪肉了。

   还有一点记忆深刻的事,是学校晚上的茶园,也是在教工食堂的位置,是每晚都有还是只有周末才有,我记不清了,但是记得很热闹,很好玩,有舞会,有图书阅览,这是我最喜欢的,大人们喝茶、聊天、跳舞、我们就在人群中捉谜藏、看画报,特别是大众电影,看那些漂亮的明星,更让我高兴的是:九点钟一到就开始卖小吃,有煮花生、卤肉,还有甜点,现在回想起来都还那么甜蜜。

   学校有幼儿园,教职工子女一岁半就可以上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虽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很认真负责,教我们唱歌跳舞学知识,每当学校有文艺演出时,我们还要上舞台去展示自己,每年儿童节都要带我们照一张像,这在当时是一件好奢侈的事哦!文革期间,在一些疯狂的人的举动中,把幼儿园的橱窗都砸了,照片流失出来,我和姐姐用糖果从别的小朋友手中换得几张照片,这才得以保留下来,成了珍贵的记忆。幼儿园一办就是几十年,后来我们的孩子也上了这个幼儿园,教过我们的老师又教我们的孩子。

   文革前,学校在灌县可谓是名声相当不错,绿树成荫,环境优美,校园里还有不少珍贵植物,当时灌县人都说水校比公园还漂亮,所以灌县一旦有重要活动,比如蓝球赛、足球赛、航模比赛基本上都是在我们学校举行。

   文革初期,停课闹革命,学校就开始乱了,开始是灌县的批斗大会在学校操场举行(我亲眼看到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的妻子肖里就在操场被批斗),后来又是商业系统的学习班办到学校,不时有人跳楼,再后来又是年复一年的新兵训练在学校举行。我们当时无学可上,父母基本上都仁寿黑龙滩修水库了,学校就把我们这些教职工子女组织起来,派了几个老师来管理我们,先后有邱永卓老师、夏丕尤老师、陈相碧老师和张秋娣老师,我们都尊重的叫他们叔叔孃孃,一晃,我们都退休了,但见面仍称他们为叔叔孃孃。

   文革初期,大家热衷于宣传毛泽东思想,组织红小兵宣传队,上街唱歌跳舞,学校还带我们到崇义公社去宣传,是郝光敏老师和张学裕老师带队的,有十几个女娃儿,一个男娃儿都没有,最大不过14岁,最小的不到9岁,住在仓库里,用稻草垫在地上,上面铺着我们自己带的被褥,床舖都是自己舖的,每天的任务除了到每个大队唱歌、跳舞,宣传毛泽东思想,就是教贫下中农唱歌跳舞,我们一去,名气相当大,各大队争先恐后接我们去演出,听说为此还争执、吵架,生怕抢不到我们,都纷纷做好饭等我们,所谓的好饭不外乎就是米饭,土豆、茄子,或者是加了玉米面的面疙瘩,但是大家都吃得很香,由于时间限制,有时我们不得不走几个大队,虽然很累,几个最小的小伙伴脚都起泡了,但大家都不叫苦,比起现在的小孩真是强了不少,那时的家长比起现在的家长也伟大不少。(去的人大概有:彭春秀、周光佳、廖佩玲、马明素、申小和、周光琳、万莉、许一卫、陈亚莉、申小颂、张红,还有没有记掉的,请大家补充)

   文革中期,大人们都去闹革命了,我们这些小孩就无人看管,无所事事,整天就捉谜藏,或坐在歪脖子树上用塑料牙刷的柄做毛主席像章和语录牌,做得还非常精致,那时小孩真是全能,捡柴、拾煤渣、挖苦角根来洗衣服。

(二)

 

幸福美好的童年被一场浩劫毁灭了。

   1966年,文革开始了,文革初期,人们好像还有点闹革命的样子,那时全国上下红卫兵都在大串联,人们大串联的中心基本上就是北京,被称为祖国心脏的地方,斱昐望着能被毛主席接见,我大姐当时刚进高中,和同学们步行加扒车,紧赶慢赶赶到北京,赶上了毛主席第八次接见红卫兵,也就是最后一次,是在冬天,头天晚上就进入天安门广场等候,12月的北京有多冷不说也知道,但是红卫兵的心是热的。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毛主席乘着敞篷车从天安门出来,沿着长安街缓缓行驶,这时,等候多时的红卫兵小将立刻热血沸腾,纷纷涌向毛主席,但谁也不能靠近,很快,接见结束了,只远远见了车上的人(究竟看清楚没有都不知道),但是红卫兵小将已经激动不已,人群散去后,广场上剩下一堆堆鞋子,那都是拥挤时踩掉的,就这样,我大姐回来后还是很激动地告诉我们,他们见到了毛主席。

   我小哥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刚进初中的小哥也是步行加扒车(车上挤的脚离开地面人都不会掉下来),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到了北京,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活动己结束,只好又步行加扒车,那时是见车就上,至于到哪里完全不重要,所以又到了遵义,最后遗憾的回到家。

   我就更惨了,年龄太小,没资格加入红卫兵,就参加了红小兵,我们也想去串联,于是我们几个教职工子女(最大的小学六年级,最小的小学二年级,我当时是小学四年级)背着家长在学校开了证明,行程都商量好了,步行串联,第一晚住聚源,后面的行程安排不记得了,目的地也不记得了,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被家长知道了,结果我们的宏伟计划还没有开始就被扼杀在摇篮中了。

   如果说文革初期大家还是有一点革命的样子,那么到了文革中、后期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派系斗争开始了,各派之间互相攻击,互相残杀,甚至还动起了真枪实弹,红卫兵的称号转眼被造反派和保皇派带替,斗争的目标也开始转向学校的领导、教师、甚至学生,打、砸、抢是当时的家常便饭,学校停课了,不少老师被写大字报或批斗,当时的一个新名词是现在年轻人闻所未闻的一一“牛棚”,意思是用来关押牛鬼蛇神的棚子,也就是用来隔离审查的地方,部份教师被隔离起来,每天早请示、晚汇报,交待所谓“罪行”,还要受到精神折磨及拳脚之苦,有一位医术高明的校医因历史问题被审查,不堪忍受折磨,在得知第二天要开批斗会后,趁着劳动时看管人员的松懈,悄悄跑到河坝的小树林里用自已的裤腰带自缢身亡。在那个年代里能坚强的活下来的都是英雄,后来都成为受人尊重的、德高旺众的老师。

   文革中的血雨腥风真的不想去回忆了,我们都是受害者,也是见证者。(这里省去若干字…………)

文革中那一批学生毕业离校后,学校的教职工并没有闲着,他们开始走出校园,服务社会,我记忆最深刻的是去仁寿县帮助建设黑龙滩水库,那时几乎全校教职员工都去了,除了少数懂专业的老师,更多的是不懂专业的老师,甚至于炊事员,他们的工作就是拿花杆、扛标尺,帮着搞测量,每天水里来,泥里去,睌上就住工棚,由于他们的辛勤付出,黑龙滩水库成功建成,给仁寿人民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福音,四川水电校在仁寿人民的心目中有着崇高的位置,以至于连续若干年,黑龙滩水库都要把水库丰收的魚送给水校的教职工,每当那时,我们就又要兴奋一阵,几天前就要奔走相告: “学校拉鱼去了”,要知道,几十年前要想吃鱼真是一件难得的事。等鱼拉回来后,一定是连夜分配,那时学校晚上9点钟就要停水,分鱼那天,一定会让电工师傳抽水,好让大家把鱼收拾出来,那时没有冰箱,所以大家都是连夜把鱼洗好,用油炸出来,那天晚上家属区就像过年一样,先是听到家家户户自来水的淙淙声,闻到鱼腥味,而后又是听到家家户户油锅的噼啪声,闻到鱼香味,现在想起来,此情景还历历在目。

(三)

 

文革后期,开始恢复招生,受当时的著名人物,白卷英雄张铁生的影响,各学校招生都不通过考试,而是由基层推荐,那时的学生有一个特殊的称谓: 工农兵学员。我们学校是1972年开始招生的,学生入学时的知识结构参差不齐,有些来自少数民族地区的学生连汉语都不会,学校只好把这些学生单独组成一个班,这个班有七个人,又叫七人班,我妈妈就上这个班的语文课。从72年到78年间招了几期工农兵学员,由于历史的原因,招生和分配都存在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但其间也出了一些人才,并成为学校永远的骄傲。

75年高中毕业后,和学校几个职工子女一起去了原灌县顺江公社,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经历了一段艰苦但无悔的青春岁月,在我下乡不到两年时,我有幸在其他同伴还在广阔天地练红心的时候顶我妈妈退休的班回到了学校,虽然很不情愿,我很想凭自己的能力离开农村,但有了这个令很多人羡慕的机会,我还是回来了,但因此也错过了学校为教职工子女办的高考复习班,结果在七九年高考时,我以一分之差名落孙山,后来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电视大学,我的生活从这一刻开始转变。

19755月,我从农村顶班到了学校,从这一刻起,我的身份已经改变了,不在是原来的家属娃儿,而是学校的一名正式职工了。刚工作,每月工资16元,两个月后,通知我工资长到18元了,而另一个和我同时工作的家属娃儿却没长,原来是把我下乡的一年零十个月都算成工龄了,我就有了两年工龄,每月增加了两元钱,好高兴哦!刚工作时,学校各部门都还有自留地,都种上菜,我们都要参加种菜的过程,担粪、除草,但是收获的成果都没有自己享受,而是送到食堂去了。我当时在教务科,我们的自留地就在办公楼后面。

1979年恢复了高考,一批批优秀青年通过高考进入了我们学校,给校园注入了新鲜血液。我也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走进了教师的队伍,圆了自己的一个梦(因为从小出生在教师之家,从小看见当教师的父母受学生的尊重,理想就是当老师)。这以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校志里写得更全,我就不多说了。几十年来学校在教书育人,科研成果方面都有着巨大的成就,全省各地,甚至省外到处都遍布着从水校走出去的学生,他们在水电行业,甚至其他行业都是佼佼者。我的学生告诉我,只要在四川境内,你一说是水校毕业的学生,一定会遇到校友,一定好办事。

2008512日,一场灭顶之灾从天而降,汶川地震波及到学校,学校的实验楼垮塌,那天本来我们的学生应该在实验楼实习,但因一纸停电通知解救了几百人的生命,但也因一纸停电通知使几位计算机老师丧命于危房,痛彻心扉……

地震将校园几乎全部毁坏,教职工大部分住板房,学校分了好几个校区,有的在郫县,有的在双流,还有部分留在都江堰。学生也分在各个校区上课,条件艰苦,但老师们都克服重重困难,真正做到了一切为了学生,为了一切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丝毫不影响教学质量,体现了人民教师的崇高精神境界。

地震过后,学校重新选址建新校区,选址在崇州市的羊马镇,学校建的有气派,但环境恶劣,空气污浊,教师学生怨声在道,幸好新校区建成开学时,我正好退修,免去了这种体验。现在老师们上课乘交通车,每天天不见亮就起床,回到家基本上已经天黑了。虽然条件差,但老师们并没有因此影响工作,所以,在这里,我又一次为我们的人民教师点赞,并呼吁学院的领导给予教师们更多的关心和实际的帮助,不要到了每年九月十日才想起教师,教师是学校的栋梁,没有好的教师,学校就是空架子。当然,学校的各部门的协作也是学校不可缺少的部分,也应充分重视。

本来这几篇文字是自己写着玩的,没想到发出来得到了不少老少朋友的关注,纷纷鼓励我继续写下去,但后来的部分大家都和我一起经历过,写出来可能没有什么新意了,希望大家都提供素材,或者大家都接龙,继续写下去,说不定能写出一篇巨著呢!

在此再多说一句,我作为与学校同龄的见证人,参与学校从无到有的建设过程,而且父辈也是将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了学校,我对学校有着特殊的感情,现在,我作为学校的一名退休教师,也呼吁学校对退休人员多一些关心,特别要重视精神层面的,比如校庆这些重大日子,一定要优先想到退休老员工,没有这些退休的老员工,就没有学校的今天。

因为是写在校庆日,再写下去就赶不到校庆日了,就此打住,写的好与坏都是我的真心大实话,如果有不妥之处,希谅!

2016.10.15

 

关闭窗口

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60周年校庆专题网站 

学院信息技术中心技术支持,校庆办公室内容维护

联系地址:四川省崇州市羊马镇永和大道366号 邮编:611231

联系部门: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校庆办公室

学院官方网站:http://www.swcvc.net.cn

学院官方微信公众号: 学院官方微博认证号: